新闻

【专科名医】刘丽:与罕见病战斗30年 为患儿找出路

字号+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未知 2019-05-05 13:01 我要评论( )

:在我国,罕见病其实不罕见,而且它的治疗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了帮助这些患者,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

在我国,罕见病其实不罕见,而且它的治疗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了帮助这些患者,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主任、广东省医学会罕见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刘丽教授与罕见病战斗了近30年,一起来看看刘丽主任和罕见病患儿的故事…..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

遗传与内分泌科主任 刘丽

2014年夏天,一项旨在为渐冻症病人募捐,名为“冰桶挑战”的活动席卷全球,仅美国就有170万人参与挑战,250万人捐款,总金额达1.15亿美元——这可能是为某种疾病捐助最多的款项。

那个夏天之后,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又名渐冻症的罕见病被全世界记取,为对抗它而做的各项研究和对患者的资助也开始如火如荼地进行。

但是,所谓的罕见病,远不止渐冻症这一种。

世界卫生组织将患病人数占总人口0.65‰~1‰的疾病定义为罕见病,而迄今发现的符合这一定义的疾病已经超过7000种,约占人类疾病总数的10%,包括庞贝病、血友病、多发性硬化症、戈谢病、亨廷顿舞蹈症、脊髓性肌萎缩症等等,都是近几年才逐渐被公众知晓。因罕见病患病人数少、缺医少药且往往病情严重,所以也被称为“孤儿病”,治疗罕见病的药物也被称为“孤儿药”。

在中国,罕见病患者人数初步估算在2000万人,对其中的很多人来说,从确诊到得到有效治疗,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为了帮助这些患者,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主任、广东省医学会罕见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刘丽教授与罕见病战斗了近30年。

不幸的与幸运的罕见病患儿

10年前,28岁的张艳初为人母,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尽情享受这份喜悦,便被女儿悦悦的不知名疾病浇了个透心凉。

悦悦出生后第17天,突然出现全身抽搐症状。初诊医生怀疑悦悦可能是贫血,将她转至一家大医院治疗,但没有起效。医生怀疑悦悦得的不是贫血而是癫痫,再次建议张艳将悦悦转院。在辗转求医的第三站,悦悦住了两个月院,按癫痫治疗,可后期竟出现了呼吸暂停的紧急情况,用呼吸机维持了一个星期才抢回一条命。

两个多月下来,悦悦变得异常虚弱,而为她治疗的医生也感到非常头疼:几乎所有的检测项目都做过了,仍然不能确认悦悦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直到有一位血液科的医生前来会诊,判断悦悦可能存在代谢方面的问题,将她送往北京一家代谢检测中心,做了尿筛、血筛后,确诊悦悦患有甲基丙二酸血症——张艳连听都没听过的疾病。

这是一种遗传代谢缺陷病,身体里的甲基丙二酸等有毒有机酸不能代谢下去。而有机酸的蓄积会造成一系列神经系统损害,严重者可引起酮症酸中毒、高氨血症。

医生对张艳说,医学界对该症维生素B12有效型者已有一套成熟的医疗方案,如果一出生就能确诊,悦悦能够跟正常孩子一样发育、长大、生活。但是2个多月后才确诊,有机酸中毒已经严重损害了悦悦尚未发育好的大脑。

▲刘丽与团队在查房

“类似悦悦这样令人惋惜的罕见病患者有很多。”刘丽说,在这30年里她见过太多的病例。

“目前罕见病诊治面临着三大困境,一是罕见病患者人群不少,疾病种类众多,但从单种疾病来看,每种病的发病率很低,分散在各个系统;二是罕见病临床表现复杂多样,单个病种病人资源少,诊断困难,治疗方法有限;三是患者、医务工作者对罕见病缺乏认识,易误诊误治。”刘丽说,“所以最关键的是首诊医生要有对罕见病的认识,能够及时转介到有诊断、治疗的机构、团队中来。”

“相对于病友群里其他孩子的情况,我们家闺女已经幸运了很多。”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病房里,来自湖南的邓成勇说,他的大女儿小梅从被发现有眼角膜浑浊症状,到最后诊断为罕见病粘多糖I型,进而及时采用健康二孩的脐血进行干细胞移植,每一步都得到正确的诊治。也正因为这样,小梅的病情一直维持在比较轻微的状况,“智力没有影响,也没有典型的粘多糖宝宝的那种相对奇怪的面容,肝脏、骨骼的损害也较轻。”邓成勇说。

在刘丽和其罕见病研究治疗团队的众多罕见病患儿中,类似小梅的幸运孩子不在少数。多年前,一名出生后仅7天就开始出现严重低血糖、肝脏肿大的患儿也因为及时送到刘丽团队手中而获益。当时首诊的海珠区某三甲医院儿科医生一接触就怀疑孩子患上罕见病,并将其转至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孩子很快就被诊断为一种罕见的遗传代谢病——糖原累积症。

“如果不是及时纠正孩子的饮食,让其避免摄入过多的的单糖类食物,孩子肯定会肝脏肿大,发育迟滞,甚至早期肝硬化夭亡。在合理饮食后,孩子已经健康地成长了起来。”刘丽说。

竭诚为弱势群体服务

刘丽之所以跟罕见病打上交道,与罕见病的三大特点有关:80%遗传,呈家族聚集性患病;70%在儿童期发病;大多是慢性、伴随终身的疾病,常累及全身多脏器系统,严重致死致残。

作为一名儿科医生,刘丽自然绕不开罕见病这个坎。

刘丽于1984年7月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儿科系,获医学学士学位,1989年8月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儿科内分泌遗传代谢专业,获医学硕士学位,同年来到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工作。

“我们科原来有一个老主任,已经在做儿童内分泌的诊疗。我来到这里后,逐渐开展了一些罕见病研究项目,包括临床的一些检测,一晃就是30年。”刘丽笑道,“我的重点还是在遗传代谢性疾病和内分泌疾病上,我们的实验室建立了很多检测方法,能把病人筛查诊断出来。”

刘丽口中的实验室是由她搭建起来的,“最开始就我一个人在做,上午当医生,下午做实验,很艰苦。后来医院给我配了一个技术员,帮忙做检验。然后实验室逐渐扩大,长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如今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共有21名专科医师,其中主任医师6人,副主任医师5人,主治医师4人,住院医师6人,在读研究生5人,专科护士14人,主管检验师4人,检验师6人,检验士3人,研究员3人。实验室有测序仪、液相色谱仪、气相色谱质谱仪、串联质谱仪、化学发光检测仪等先进仪器设备,开展了氨基酸谱、酰基肉碱谱、有机酸谱、粘多糖谱、喋呤、极长链脂肪酸谱、基因检测、酶活性分析、内分泌激素等数百种遗传与内分泌疾病筛查诊断项目,成为广东省技术力量和设备较为强大和齐全的儿童遗传与内分泌专科。强大起来的科室也结出了累累硕果,近3年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9项课题,发表众多高质量SCI论文等。

“现在我的身边有个非常优秀的团队,无论是临床还是在实验室,都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没有他们,就算我有三头六臂都做不出来。我喜欢跟他们一起往前走。”刘丽说。

▲组织义诊活动

但最让刘丽在意的还是临床诊断治疗效果。每当有患儿从她手中康复,看着家属喜出望外的表情,自有一番成就感涌上心头。“只要你努力工作,别人都能看得见,遇到问题就会来找我们团队寻求帮助。”刘丽说。

另一方面,刘丽又为如今罕见病诊治困难的现状感到忧心忡忡,“由于罕见病大部分属于遗传性疾病,加上社会上很多医生对于罕见病认识不足难以准确诊断,所以很多家庭在不清楚病因的情况下,可能会连续生出几个罕见病的患者。”有一个家庭她印象很深刻,“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患病后,他们认为只是偶然情况,于是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结果二孩出现了同样的疾病体征,后来他们来到我们医院,才确诊为罕见遗传病。”

刘丽坦言,这个家庭的悲剧其实是罕见病患者确诊窘况的一个缩影,由于社会对罕见病认识不够,很多患者都是因为身体出现各种症状才去看医生,因此初次诊断很容易出现误诊的情况,而这些罕见病患者在求医的过程中,有的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最后才确诊为罕见病,为时已晚。

“除了确诊难外,治疗难也是罕见病患者需要面对的问题。首先能研制治疗药物的药企并不多,更重要的是,由于罕见病人群不像常见病那么多,所以研制药物的成本高利润少,如果没有政策支持,这些罕见病患者只能在绝望中慢慢等待死亡。”

而这是很不公平的。刘丽认为,得罕见病并非患者意愿,除了得到同情外,罕见病患者跟普通人一样拥有最基本的健康权,他们希望能为社会作出贡献。

因此,刘丽希望能尽自己最大力量帮助罕见病患者,同时推动公众对罕见病的认识,从而让很多可避免的悲剧不再发生。

2008年,欧洲罕见病组织(EURORDIS)确定将每年2月的最后一天定为“国际罕见病日”。每逢这一日,刘丽都会行动起来,或者组织讲座,或者在媒体发声,呼吁社会各界关注罕见病。

2013年6月,广东省医学会罕见病学分会成立,由刘丽担任主任委员。在分会成立大会上,刘丽作了题为《广东省医学会罕见病分会筹建历程与未来设想》的演讲,其中提到希望为罕见病做到如下几点工作:搭建广东省罕见病学术交流平台,组织罕见病各级学术活动,以提高医务人员对罕见病的认识、诊治水平;积极引导和开展罕见病科学研究,推动研究成熟的新项目应用于临床,造福罕见病患者;规范罕见病诊疗、管理和预防工作,保障罕见病患者的健康权益;促进罕见病流行病学研究,为行业、医疗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罕见病政策、规范提供依据。

“医生有责任、有义务为弱势群体服务,应义无反顾、责无旁贷走向挑战之路。”刘丽说,声调铿锵。

刘丽一直忠实地履行着她的职务,罕见病分会每年都要组织一次大型和数个小型的学术交流活动,即使要经常奔波于数地,花去大量的时间,她也甘之如饴。

▲精诚和谐的团队

汇聚全国罕见病医生为患儿找出路

“目前国家层面对于罕见病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近几年不断传来的喜讯让刘丽和罕见病患者们感受到了更多的温暖。

2016年12月

国务院把扶持“孤儿药”纳入“十三五”深化医改的重点任务。

2018年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5部门联合制定的《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出台。

2019年2月11日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罕见病药品给予增值税优惠。从3月1日起,对首批21个罕见病药品和4个原料药,参照抗癌药对进口环节减按3%征收增值税,国内环节可选择按3%简易办法计征增值税。

2019年2月15日

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建立全国罕见病诊疗协作网的通知》,遴选出了罕见病诊疗能力较强、诊疗病例较多的324家医院作为协作网医院,组建罕见病诊疗协作网,汇聚众多的罕见病专家的力量,来为罕见病患儿、家庭提供更为早期、迅速的诊断、治疗。广东省也有了14家协作网医院,而其中的牵头医院正是刘丽所在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

虽然罕见病的全球种类多达7000多种,而我国起步阶段仅纳入了121种,但有了类似的协作网后,对于那些罕见疾病的诊断、治疗指南,肯定将分病种慢慢地建立起来,然后根据不同的罕见病,按照不同的系统来梳理、探索最佳的诊疗方案,“比如呼吸系统罕见病淋巴管肌瘤,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肯定更有经验。”刘丽说。牵头组建罕见病诊疗协作网让她高兴的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协作网成立之后的工作,就是会同多科室联合来应对,开展多学科联合诊疗。对于目前已有诊断、治疗经验的,我们还需要通过远程医疗、教育等模式,将这些经验向基层延伸,提升基层医院的诊断能力。”

刘丽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有更多的优秀医生加入到抗击罕见病的队伍中来,一起去寻求罕见病诊疗领域的新突破,“罕见病离你我并不遥远,只要有生命的传承,就有发生罕见病的可能。关注罕见病,就是关注我们的未来。”

知多d

广东省14家入选罕见病诊疗协作网医院名单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总医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深圳市儿童医院、深圳市妇幼保健院、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本网提醒:本网站转载【【专科名医】刘丽:与罕见病战斗30年 为患儿找出路】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日本国税厅获取居民海外账户信息以监控隐藏资产

    日本国税厅获取居民海外账户信息以监控隐藏资产

    2019-04-24 09:22

  • 【头条】市卫生健康委召开市属医疗机构落实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工作座谈会_0

    【头条】市卫生健康委召开市属医疗机构落实国家药

    2019-03-29 14:46

精彩导读